摘要:9月第三个礼拜六--9月17日,一个值得被记住的日子———“国际海洋清洁日”。当天,第七届深圳国际海洋清洁日在金沙湾顺利开展,由全国首家以海洋环保为主题的非营利性民间组织———深圳市蓝色海洋环保协会主办,利用现场2000名志愿者与5万名网络志愿者面对蓝色海洋共同发出蓝色宣言,呼吁保护世界、保护海洋。在海洋环境保护上,从捡垃圾、宣讲环保意识做起,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蓝色宣言呼吁大家把海洋保护变成下意识行为。
 
 
     志愿者对海岸线进行地毯式清洁。
 
 
     很多潜水员第一次下水捡垃圾。
 
 
     有些志愿者全家出动。
 
     9月第三个礼拜六--9月17日,一个值得被记住的日子———“国际海洋清洁日”。当天,第七届深圳国际海洋清洁日在金沙湾顺利开展,由全国首家以海洋环保为主题的非营利性民间组织———深圳市蓝色海洋环保协会主办,利用现场2000名志愿者与5万名网络志愿者面对蓝色海洋共同发出蓝色宣言,呼吁保护世界、保护海洋。在海洋环境保护上,从捡垃圾、宣讲环保意识做起,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如何唤醒大家麻木的知觉,号召大家加入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将环保变成下意识行为,深港两地互相借鉴之处还有很多,除了推动两地政府、企业互动,从每个人做起才是最直接又行之有效的办法。
     深圳海洋垃圾污染情况告急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9月17日当日从海底、沙滩和海岸线清理的垃圾超过1000公斤,加上分会场的清洁,当天所清理的海洋垃圾达到2000公斤。垃圾主要为矿泉水罐、渔网、玻璃瓶、电线、绳索以及塑料袋。
     常年生活工作在深圳海域边的美国国际潜水教练协会太平洋地区课程总监徐伟表示,“连续几年的海洋清洁日都能清理出无数垃圾,这无疑是恶性循环。游客或者潜水爱好人士不注意,将啤酒瓶、报纸、渔网遗留在沙滩上,海水涨潮后将垃圾吞没沉入海底,鱼类不再靠岸,没有它们吃微生物,海岸边淤泥堆积,珊瑚群逐渐死亡,水质越来越差。”
     每周末基本都泡在深圳东西涌海岸冲浪的户外运动爱好者K urtn表示,随着游客增多,海岸线上越来越多人为制造垃圾。很少人有意识要将其带走,多数留在沙滩上一走了之。他说:“沙滩上有严禁抛弃垃圾的标语,可几乎无人理会。在提醒无效的情况下,沙滩只好收取门票,雇佣保洁员做清洁卫生。但市民的环保意识仍没有建立。”多年潜水的资深潜水爱好者W illiam告诉南都记者,“家庭度假、年轻情侣拍拖、朋友聚会都喜欢选择海边。海边并不如城市中有便利垃圾桶可以丢弃垃圾,很多人玩完过后就将废弃品丢弃在沙滩上,一涨潮就被海水带走,给环境带来极大破坏。”
     据了解,有丢弃的塑料袋让海底生物误吞后导致死亡;游客们常向渔民们购买渔网捕鱼,几次三番捕鱼不成就放弃渔网直接扔进大海,渔网就会导致无辜海底鱼类丧命。深圳市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监事长柯剑告诉南都记者,“陆地来源以及海上来源的垃圾构成了海洋垃圾,会导致动物受伤甚至死亡,这是主要的海洋污染物。”柯剑认为即便不从环保观念出发,退一万步从“利己”主义出发,海洋漂浮垃圾会造成船只受损,将会耗费巨资修理,海洋垃圾还会直接损害海洋以及沿岸地区的生态、经济以及文化价值,人们都不应该破坏海洋环境。
黑牌”潜水员环保意识比不上小学生
多年来,相关民间环保组织以及市政府相关部门多在小区或者学校开展海洋保育宣讲活动,在学校内收获颇丰,来自深圳五园小学五年级学生吴子成说,从低年级开始就有老师在课程中或者私底下传播力行环保、爱护海洋的概念。他说:“环保并不是个很陌生的词汇。班级里甚至会以评比的方式看看谁更懂得环保,定期有奖励活动。”而多年坚持参与国际海洋清洁日活动的南油小学学生也不仅仅是上台做个宣誓、对环保表态而已,他们在沙滩上捡垃圾,甚至以小队为单位评比,看看哪个小队“战果最丰”。有家长戏称小朋友们简直在“抢垃圾”,足见环保意识已在深圳小学生心中有着不小的分量。
     如果说城市居民在海边活动过后无意识扔垃圾行为给海洋保育重重一击,那么无责任心的潜水员在深圳近海活动将是海洋环境的幕后杀手。徐伟告诉南都记者,在沙滩上制造生活垃圾的罪魁祸首恰恰有可能是自以为精通潜水的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不太愿意直接点出国内有部分潜水员的潜水牌照通过非法途径购买,未经过培训就下水的潜水员是生活垃圾的制造者之一,徐伟说:“中国潜水员的增长率是世界最高的,这么快速的发展让人担心。一夜暴富的中国人不太愿意用心学习潜水,更无从了解潜水课程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保护海洋,爱护环境。对于潜水员来说,他们享受了海底的美丽风光更有义务爱惜这片环境,可是大部分人观念薄弱,潜水员的增加不像国外那样给海洋保护增添力量,反倒给海洋带来了极大压力。”
企业要真正从资金上支持环保
近日,有房地产商预计两三年内深圳未来最贵的豪宅将出现在深圳东部梅沙以及南澳一带,随着“山海豪宅”、“别墅大户”的地标性名词出现在深圳贯穿东西的海岸线上,不免让人担心随着海岸线一带生活氛围的提升,让人整体观感愉悦了,人们无缝接近海洋的举动将会影响近海生态环境。深圳市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常务副会长刚子有些无奈,“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永远是背道而驰的,如果不快速发展如何拉高G D P、推动就业、保证城市居民的生活?开发楼盘从某个层面上说的确加速了城市进程,可他们会不会承担起保护环境的责任,减少污水排放,日后处理好居民的生活垃圾,这就只能是一个协调的过程了,非常希望房地产在开发过程中不要控制环保成本,处理好人与环境的关系。”
     据了解,万科在早前7月份和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签订了《海洋环境保护协议》,刚子表示,“有企业愿意签署协议,表达保护海洋的决心,具体能不能做到,我们起不了监督作用,只能依靠企业的责任心了。希望更多企业加入签订协议当中,大方接受社会的监督。”
     本次活动赞助单位、连续三年参加国际海洋清洁日活动的深圳伊贝诗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阳猛面对认为企业参与环保是作秀行为的质疑声音很冷静,“对于参与环保出现两种声音并不奇怪。在公民社会里,个人和企业都可以尽力做环保,希望大家不要以恶意揣摩动机,而最终要看结果与成效。随着企业扩大,肩负的社会责任肯定更大,公益与环保肯定将成为未来企业文化的主导方向。此次活动,企业不仅仅作为赞助者,更希望是环保理念传播者和践行者。既然蓝色海洋环境保护协会作为N G O组织需要资助,生活在海滨城市的我们将义不容辞,通过号召身边的人们传导爱心与责任。”
     对于企业的加入,香港资深潜水教练林木波表示,深圳企业做得比香港更加超前,“香港海洋保育基本是个人和政府行为,极少看见香港企业会参与进来。大企业如果有资金可以注入N G O组织,在环境保护中将更有成效。深港两地除了个人、政府交流,还可以增加企业环保交流,互相促进。”
     深圳应向香港取经保护海岸线
     活动当天,来自深港两地30余名潜水蛙人潜入金沙湾附近海域,对金沙湾海地进行清洁。其中,来自香港的15名资深潜水人士曾多次来深潜水,而以清洁环保为目的的潜水行为则是首次。国际潜水教练协会香港区代表林木波表示,“香港潜水总会每年都会组织潜水俱乐部以及潜水公司集体清洁沙滩,而潜水运动在香港盛行多年,早有保护环保意识,人人自觉,香港海域水质逐年好转。”徐伟补充到,“香港政府对于市民普及环保知识方面做得较好,在黄金时段会将环保公益性广告在多个电视台滚动播放,唤起人们环保概念。至于在沙滩或者近海丢弃垃圾问题,香港政府推出严格条例,若看见个人或者渔船作业丢弃垃圾会直接开罚单发传票,罚款金额巨大,一般人不会随意触犯。而水警、环保署等监控部门会随时监控。普通的海岸公园则会收取门票,请工作人员维护。这些对于香港市民来说只是起到警示作用,大部分香港市民的环保意识较强,不大会随意破坏近海环境。”
     实际上在各国旅游也会发现内地游客与香港游客的差别,多数时刻,香港游客会携带环保袋,将自己在海边制造的垃圾全部带回,甚至有人会对垃圾做分类处理后再丢弃。内地游客一开心就忘乎所以,遗留在沙滩上让人触目惊心的垃圾。当日下潜进行清洁工作的唯一女潜水员王艳霞表示,自己常常在深港两地潜水,一河之隔的香港海底生态比深圳好太多,同行的朋友中香港朋友环保意识比较好,基本能做到带走制造的垃圾,可深圳则经常看到有人随手就把食物残渣扔在沙滩上,她自己时常跑去提醒而遭到白眼,“人们对海洋的破坏分秒都在进行着,自己在潜水的过程中碰到陌生人会不断去提醒,希望他们爱护海洋。作为潜水员,这可能是最基本的责任也是我唯一可以最直接做到的环保举措。”
     刚子认为深港两地环保成效的差异其实就是观念的差异,“海洋是地球上最大的垃圾收纳场。很多人认为随便在沙滩上扔个垃圾是微不足道的,他们认为化工厂、污水厂才是危害海洋环境的主要元凶。殊不知人们制造的生活垃圾也会让海洋痛苦不堪。对于工厂的监控民间团体难以企及,可是号召市民关注海洋生态、注意海水清洁是目前能够力所能及的事情。”刚子介绍,十多年前的香港,海水质量也不容乐观,经过十年市民以及水上运动爱好者的保护,有了非常大的转变。人们会将蔚蓝色海岸线作为香港的首要印象,这就建立了良好的城市形象。
     他告诉南都记者,“国际海洋清洁日到今年已是第七届,每年协会都会组织海底珊瑚普查来调研深圳近海情况,最近的一次在深圳湾附近还看见了白海豚,这说明深圳的水质比起两三年前稍有好转,如果能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保护海洋的重要性,海滨城市的居民将有幸见到更多样的海洋生物,和它们在深圳共生。”
     ■ 他们说
     参与海洋环保活动是深圳市民日渐成熟的标志
     杨昆 深圳市海洋局处长
     深圳是一个海滨城市,也是一座年轻的城市。深圳国际海洋清洁日活动和“蓝色宣言”签署活动由民间发起,全市企业、团体与志愿者响应,越来越多市民参与海洋环保活动,这是深圳城市市民社会建设日渐成熟的标志。
     邝勇军 深圳万科公益事务负责人
     海洋是人类最重要的自然资源。让海洋永葆蓝色,使城市与之和谐相融是此次活动的初衷。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团队关注蓝色海洋,关注地球赐予人类的这片美丽壮阔的海岸线,珍惜我们拥有的美好生活。
     杨增松 海洋环保示范企业深圳伊贝诗公司董事长
     环保应该成为一种时尚,这是推动环保进程的好的开端。本次活动结束后,企业仍可在绿色办公方面大有作为。比如复印、打印的纸张双面使用;废旧的公文袋可多次重复使用;公司职员自带水杯避免纸杯浪费以及对环境污染,从这些小事做起,达成共同的环保目标。
     朱古力 向北部落成员
     向北部落作为此次参与海洋环保的民间组织之一,每周都有户外活动,既享受了自然,更希望保护自然。此次号召部落中百余名成员参与海洋清洁活动,一路从鲨鱼涌步行过来,沿路打出旗帜、标语,即时清理垃圾,希望见到的市民能够有所感悟。
     崔雷 亚克策划公司设计总监
     捡垃圾在很多人看来或许只是形式,但我们不希望只是走个过场,企业参与社会活动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希望能在以后利用相关行业背景为海洋环保做出更多,利用行业优势将活动影响力做大。
     ■ 记者手记
     他们的积极主动并非作秀
     和动辄有明星到场造势的香港海洋环保活动相比起来,深圳的海洋环保活动更加“务实”。到场的真正是一群热爱海洋,并且愿意投身环保的狂热者。此处狂热并不是贬义词,全天的环保活动非常艰苦,有深港两地潜水员在金沙湾近海处下水打捞垃圾,有户外运动团队志愿者在大鹏半岛东西涌、鲨鱼涌、金沙湾等海岸线进行地毯式清洁。年轻以及女性力量出现在现场最让人雀跃,潜水员里有年轻的女性,拿到潜水员执照后第一次下水捡垃圾,脸上紧张又雀跃的神情是黑亮的太阳眼镜遮盖不住的,而来自香港未满18岁的英气逼人的潜水员一副环保“救世主”的神态更让人暗暗叫好。
     不少受访者在采访中表示多次前往香港海域度假,两地距离如此之近,可水质差异之大让人担忧,他们的积极主动并非作秀,更不是一时兴起,或许深圳大学绿色环保协会成员陈平国一句话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日常生活的一点小行动就可以改变一个大世界。
     随着深圳东西线海岸的开发,人们的担忧与日俱增,深圳海岸是否真的能向香港浅水湾看齐,经由这次活动或许人们心里有了点谱。多年前,一个纯粹由潜水爱好者发起的环保组织今日可以组织包括线上、线下5万人响应保护海洋活动,碧海蓝天的实现并非痴人说梦。
     ■ 海洋清洁日背景
     9月17日,来自深圳、香港、珠三角地区2000多名政府官员、市民、志愿者相聚深圳龙岗金沙湾,用提倡海洋环保“蓝色宣言”、倡导企业绿色办公、发起废旧电池回收行动、清洁海洋等方式保护海洋。
     据悉,当天,从海底、沙滩以及海岸线清理出的垃圾超过2000公斤,收集废旧电池250余个。
     是全球最大的海洋清洁志愿活动
     1986年,名叫L indaM araniss的美国德州南帕著岛妇女发起了清洁海岸线的活动,并成立了名为O cean C onservancy的海洋环保组织。该组织倡议每年9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定为“国际海洋清洁日”。经过26年的发展,该活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海洋清洁志愿活动,每年吸引着152个国家和地区900万志愿者参与清洁海洋的行动。多年实践证明,个人可以通过有效途径参与到环境保护中来,每个人都可以保护海洋,爱惜海洋。
     微环保”生活行动倡议
     1.“衣”不用含磷洗衣粉、洗衣废水可二度利用。
     2.“食”不食用珍贵海洋生物,如海豚、鲨鱼、鲸鱼等等,减少在休渔期购买海鲜。
     3.“住”不向海洋倾倒生活垃圾。
     4.“行”旅游时爱护海洋、沙滩的环境卫生,不乱丢垃圾。
     下期预告:深港独立乐团生存状态
     独立乐团,就像现代社会中的一帮堂吉诃德,他们在一个并不被大多数人追捧的环境中坚持玩自己的乐队,坚持自己独立的音乐风格。这些无法步入主流社会台面的人,他们的音乐确实是一部分人的精神食粮,但这些食粮却无法提供给他们在社会生存下去的粮食。深圳如此,香港亦是如此。他们虽处于两城,但却呈现出相同的生态环境——— 他们在狭小的空间内想方设法拓宽自己的音乐格局,兀自将对音乐的理解历练成或愤怒的嘶吼、或忧伤的浅吟低唱。
 
     采写:南都记者 徐异菲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